"; hm.setAttribute('async', 'true');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hm); })();

时代天使港交所上市,松柏投资冯岱发信祝贺:千里之行,始于今日

公开资料显示,松柏投资集团是全球牙科和口腔护理行业的著名投资者及意见领袖,在口腔全产业链中有广泛的控股经营和参股投资,持有时代天使约60.3%的表决权。早在2015年,松柏投资集团就已成为时代天使控股股东,松柏投资的产业资源一方面可以进一步优化时代天使的价值链,同时也能帮助时代天使洞悉业内技术发展趋势,助推时代天使迈上加速增长新阶段。 冯岱在公开信中对时代天使CEO李华敏带领的团队表示祝贺,对过去18年鼎力帮助时代天使的元老和前辈、医学带头人、以及广大的口腔医生们表示感谢,并祝愿时代天使在更大的上市平台上造福人类,千里之行,始于今日。 他表示,在前进的路上,很荣幸松柏投资未曾错过时代天使发展的每一个重要时刻。未来,松柏投资将和时代天使一同携手拥抱产业和世界,建立广泛的合作共赢,担负起产业领导者对全产业的关怀和责任,做好准备迎接更大的世界,让全球的医生感受到中国正畸的医学科技和正能量,让中国正畸影响世界。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千里之行,始于今日,致敬中国正畸医生时代的天使 ——松柏投资祝贺时代天使成功上市 致十八岁的时代天使: 首先恭喜时代天使成功上市!恭喜华敏!恭喜时代天使团队以及所有伙伴们!感谢过去18年鼎力帮助时代天使的元老和前辈、医学带头人、以及广大的口腔医生们! 现代口腔正畸学发展了100多年,正畸界的鼻祖Edward H. Angle开创了矫治理论,并发明出矫治器和矫治技术。他和之后的Tweed、Begg等无数大师,成为造福人类的先驱。直到二十世纪40年代,Kesling教授设计出一种可活动的正位器来移动牙齿,完全脱离了钢丝托槽的框架,从那一刻起,无托槽正畸这一盏灯被点亮了,这就是今天隐形正畸的古老原型。 无托槽隐形正畸最初听上去简直像是天方夜谭,但在新世纪初的中国,有一群人却怀揣着莫大勇气开启了艰难的创新之路。他们就是北京口腔医院正畸科奠基人王邦康教授,和白玉兴教授,以及清华大学的3D打印第一人颜永年教授。今天,我们要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因为它第一次让求美者彻底摆脱了钢箍等冰冷坚硬的工具,能更加美观、方便的享受牙齿变美的过程,从而提升了个人自信心和社交愉悦感。同时,数字化技术大大提升了正畸医生的工作效率,可以普及广大患者群体。这些目标使时代天使团队获得了源源不断的力量,也正是时代天使的“初心”。 时代天使踏出了这条路,结合了医学、数字化技术和先进制造,也代表中国医疗技术的巨大发展。我们相信很多疾病治疗,未来都会走这条路。让医生使用数字化工具来诊断患者,在云端用海量病例库形成多种治疗方案,帮助医生精确制定治疗方案,为每位患者生产个性化的药物或医疗器械,并用先进技术来即时跟踪患者治疗情况。 时代天使已经每年帮助医生设计十几万个患者的治疗方案、形成最大的亚洲人种口腔医学数据库之一、每年生产超过1600万个个性化医疗器械,并准备在未来达到每年1亿个的产能。松柏投资坚信这条路可以在多个疾病领域扩大治疗普及性、提高平均治疗效果。 初识时代天使,有勇气和开放精神的平台 十年前,松柏投资的两位合伙人还在华平领导医疗健康投资,并且在心脏科、眼科、新药研发服务和血液制品等领域都帮助建立了领军企业。同时,我们一直在寻找某个模式能够结合产品和服务,兼顾个性化和规模化,并能扩大医疗普及性。深入了解时代天使后,我们认准了这种先进的医学模式,跟天使团队形成了共同的信念。华平团队随后投资成为了时代天使当时众多股东之一。当时的时代天使虽然持续亏损,但已经迈过了最困难的时刻,熬过了迭代发展中的痛苦期。不过最大的挑战还是面临股东众多的股权结构带来的策略不稳定性。 虽然今天的时代天使已经成为中国数字化正畸领域的领先者,但是我们始终认为,一个好的企业不在于它赚了多少钱,不在于它发展地多么快,真正在于它是否给行业人注入了精神力量。 我们觉得时代天使给中国正畸界注入的精神力量是勇气和开放精神。在中国正畸医生们18年的支持下,它以无畏的勇气改变了中国正畸行业,让中国广大的口腔医生们拥有了打造美丽笑容的创新工具。它的开放精神使它通过中国正畸界大量医生的长年反馈,以及企业团队自身的努力,打造出了优质的行业平台——最大的亚洲人种口腔医学数据库之一。这个平台将不断陪伴着中国正畸医生们一起成长,帮助中国正畸学术界构思自己独特的治疗理念,帮助患者获得适合自己生理特征的治疗方案,进而造福广大的国内外患者。这就是时代天使的勇气和开放精神。 一路相伴前行 不负天使的使命 2015年,松柏投资以合伙人文化成立,我们坚定地认为投资应该建立在使命感和精神价值基础上。因此奠定了“守拙至远,建设产业”的投资模式,并在牙科领域扎下了根。松柏投资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跟华敏一起对时代天使的分散股权结构和不稳定发展策略进行了重构,我们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它在长期稳定的平台上发展。 从相识至今,在我们共同走过的十年中,华敏带领的时代天使团队以超乎寻常的坚韧和坚守精神挺过了长期的亏损和磨难。每一次在产品和服务迭代到临界点后,又蜕变新生、柳暗花明,再次飞速奔驰。一次又一次,迎着星辰一路向前。 2016年,我们和时代天使团队一起推动了跟美国UCLA大学牙科学院专家们展开长期的研究合作。也在这长达几年的合作中,美国顶尖牙科院校开始重新认知并关注中国正畸企业。 在前进的路上,我们一起历经了材料创新升级的关键时刻,一起见证了数字化和生产流程脱胎换骨的技术迭代,获得了一个又一个医生的信任与患者的满意。那些点点滴滴,是松柏和时代天使共同的回忆,也是松柏陪伴天使从小变大,不断成长、实现梦想的“探月”之旅。 很荣幸松柏投资未曾错过时代天使发展的每一个重要时刻,很多个日日夜夜,我们董事会的成员都聚集在一起,围绕着时代天使的战略方向调整、组织架构优化、特殊人才引进、股权激励方案、策略布局等众多挑战,展开思考和讨论。然而相比时代天使团队在每个阶段地艰苦卓绝、忘我付出,我们作为股东所做的仍然微不足道。时代天使团队才是最大的贡献者。 多位退休了的董事、高管和技术领头人对时代天使也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将一直在我们心中。再次想到王邦康教授,颜永年教授,白玉兴教授、李世俊先生、陈锴先生、王健先生等事业奠基人的巨大贡献。松柏投资坚持平等和开放的合伙人文化,会牢牢记住历史的贡献,并凝聚全球的新能量。 我们还想感谢松柏投资的出资方张磊先生和高瓴资本,在松柏投资和时代天使发展的过程中,用长期主义理念给所有人一个坚定的信念后盾,让松柏以及时代天使,都可以秉承自己的目标,心无旁骛、一路向前。尤其在确定松柏投资“守拙至远,建设产业”的新模式中,张磊先生给予了我们宝贵的启发和指导。 合作共赢、关怀开放、放眼全球口腔产业 “让中国正畸影响世界”这句话每年我都能在时代天使的ATech大会上看到。我认为全球口腔行业最吸引我的就是合作共赢和关怀开放的正能量。松柏投资跟全球口腔人一样,坚信多个模式的合作和共赢,相信温暖关怀的开放胸襟必然会融合科技的冰冷。这将是中国隐形正畸去获得国际医生群体认可的法宝。 松柏投资长期扎根于口腔产业,提供一片充满合作共赢和关怀开放的土壤,让各种口腔人才、教育、医学、技术、经验、数据、文化等都能在这片土壤里共赢合作、互相滋养、生生不息。目前,松柏投资已经在全球控股和投资超过40余家口腔企业,深度覆盖牙科全产业链。我们希望让时代天使在内的各个牙科企业,都能在各自的产业链定位和从不同国家中,打开视野,不断超越自我。 十八岁这一年的IPO对于时代天使是一个成人礼,社会公众将看到时代天使是一个规则完善、治理公开透明的企业!我们满怀信心,和时代天使一同携手拥抱产业和世界,建立广泛的合作共赢,担负起产业领导者对全产业的关怀和责任!未来,我们将让全球的医生感受到中国正畸的医学科技和正能量! 祝愿时代天使在更大的上市平台上造福人类。祝愿每个时代天使的伙伴,都在这个平台上有更大的成就,让自己成长,让家人幸福。让中国正畸影响世界,千里之行,始于今日! 冯岱,时代天使董事会主席、松柏投资合伙人、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福赛斯口腔研究院董事, 携手合伙人黄琨、胡杰章、陈广、蒋方明、许超 2021年6月16日 //执行获取文章信息函数 var aid = '6239268';

2021-06-17 104

巨头布局,初创公司入场,云游戏的市场究竟有多大?

记者 | 李彪 2021年2月2日,谷歌云游戏平台Stadia正式关闭旗下第一方工作室Stadia Games & Entertainment,产品负责人目前也已经离开谷歌。 时间拨回到两年前,当谷歌带着“无需下载、没有补丁、没有安装、无需专业硬件”(no download,no patch,no install,no custom hardware)的愿景亮相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时,“云游戏”这一概念正式被带火,不受硬件束缚,充分发挥云端算力的场景也被描绘为游戏行业的未来。 而就在国外领航者搁浅的时候,云游戏在国内却驶入一片“蓝海”,甚至随着巨头布局、初创公司入场、投资增多而渐呈现出“红海”的势头。 念力科技(以下简称念力)创始人范子瑜正是两次热潮的亲历者。他在2015年加入谷歌,是云游戏部门创始团队成员(最早的十位工程师之一)。出于对云游戏在移动端的应用,特别是国内手游市场的看好,范子瑜在2017年回国创业。 范子瑜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中告诉记者,“2018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无论是产品市场,还是资本,还无法形成对云游戏的有效共识,投资人当中懂云游戏的人特别少,融资和招聘真的是特别艰难”。 而在最近两年,特别是2020年,外界对云游戏投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关注。2019年12月,念力作为奇绩创坛(前身为YC中国,由陆奇博士创立)2020届学员获得其第一轮股权融资。2021年5月19日,公司获莉莉丝游戏领投,老股东五源资本超额跟投的800万美元战略融资。 对他来说,这种关注并不是因为云游戏行业本身发生了突变,而是“技术化”在消费者、开发者、投资人对游戏的认知中已经颇具影响,随着行业的发展,在某一时间节点上达成了“共识”。 此前的《穿越火线》带火第一人称射击类(FPS)模式,《英雄联盟》开启的是多人在线即时战略游戏(MOBA)的春天,《王者荣耀》则将大获成功的MOBA模式复制到手游市场。依靠“拳头产品”开路,在消费市场走出一条游戏内容风潮的迭代之路。对下一个原创爆款的追逐是此前国内游戏市场的共识。 而在范子瑜看来,当游戏内容的演进到达足够成熟阶段的时候,追求超高清画面、高帧率、低延迟的全新游戏体验,在场景渲染、游戏引擎、平台架构等技术环节加大投入,正在成为新的行业共识。 如同时下热议的元宇宙(Metaverse)一样,所谓全真互联网、原生虚拟世界,代表一种通过极致渲染技术,加上强大运算力提供的低延迟、稳定的底层平台支持,使参与者能够在生理和心理上获得一种“模糊虚拟和现实界限”的具身体验。 范子瑜认为,元宇宙更多的是技术进化的未来形态,目前尚停留在观念的构想上,而与渲染、平台有关的技术却是当下云游戏集中发力,重点突破的地方。如果说之前的爆款游戏走的是新旧交替的“迭代”之路的话,云游戏所代表的技术趋势带来的是游戏“升维”。 云游戏利用部署在“云端”的数据中心,将多台主机服务器集成起来,借助云计算完成建模、渲染等一系列操作,再将游戏画面以尽可能低的延迟传输到玩家的手机上,既能满足玩家对高品质游戏的需求,又能不被硬件设备束缚,随时随地可玩。 据范子瑜介绍,GPU将在未来几年内达到 40 Teraflop。5G传输的普及又会进一步降低延迟,如此强大的算力将渲染出和真实世界一模一样的人、物体和场景。 而在他看来,摩尔定律已接近失效,手机芯片的尺寸尚停留在主流的7nm上。如此一来,受自身体积所限,智能手机与PC算力的差距将会进一步拉大。 当初促使范子瑜回国的一大原因就是高速发展的中国手游市场,移动终端也是念力的产品标的。在他看来,云游戏正是目前赋予智能手机算力的最好方法。念力目前所做的,就是利用自有云技术,支持混合云与游戏云化,建立云游戏平台,以PaaS产品(平台即服务)提供面向游戏厂商的企业服务。 界面新闻此前采访腾讯云游戏团队了解到,像是之前推出的《王者荣耀》、《原神》云游戏,是将已有的游戏云化移植,这只是云游戏1.0。而云游戏2.0应该是云原生游戏,即基于云平台的媒介特点,在游戏内容、交互、功能等要素上开发原创云游戏,这也是被行业普遍看好的方向。要达到这一目标,内容将成为决定因素。 内容对游戏的重要性,以谷歌为例。外媒分析师认为,内容不足是Stadia失利的主要原因,“在其他平台每年能提供上百款游戏的同时,Stadia可供云游戏却还不足80款”。游戏基因的缺失是“云巨人”暴露出的一大短板。在关闭工作室后,谷歌决定放弃自研,转向与第三方合作,走上了重金买游戏的道路。据悉,仅单款游戏的移植,公司有时就需支付上千万美金的费用。 范子瑜介绍,如此高成本的道路绝不是公司所要走的。目前念力正在与莉莉丝合作云原生游戏项目。莉莉丝主要负责游戏内容的开发,念力负责部署云平台的技术实现。范子瑜告诉记者,“除了To B业务之外,我们自己也有负责游戏开发的部门,To C的原创游戏开发也是念力正在做的”。 对于云游戏的商业化落地,范子瑜认同内容和成本(服务器成本、带宽成本、版权费用)是当前亟待突破的两大难关。他相信,未来两年,成本和云原生内容都能够得到有效解决。 巨头在云游戏上的布局是吸引外界目光的一大原因。同时握有“云服务”“游戏”两张底牌的腾讯,在云游戏上也是“两端发力”——主攻大屏端(PC、TV)的腾讯先游和面向移动端的腾讯START。华为、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百度均在其中有所参与。同为初创公司的蔚领时代、海马云也在近期完成最新一轮的融资,融资额均超过亿元人民币。 对于可能存在的竞争,范子瑜认为,云游戏目前的发展尚未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整个市场尚处于布局阶段,从底层架构、云服务、云平台到游戏研发、分发,以及付费模式上都还有很多的机会,没有一家公司,或者巨头能够独立承包云游戏的全部服务。 同时,云游戏还需面对海外的竞争对手。国内游戏市场目前呈现“金字塔”格局,底层规模大,爆款游戏多,但上层的游戏引擎、场景渲染等尖端技术的研发实力,与国外厂商存在很大的距离。 范子瑜认为,游戏的技术化趋势决定了“出海”是云游戏的未来。国际市场的竞争将会是更大规模,有待更多自研技术出现的阵地。在外界对云游戏形成共识之后,“国内游戏行业也需形成更多的共识,尖端技术与云原生内容的突破需要更多的合作”。

2021-06-16 128

BC科技获得新加坡国际主权基金5.43亿投资

记者 | 司林威 2021年6月11日早间7点,BC科技集团(港股代码863)发布公告,宣布将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配售31,952,500股份,配售代理为麦格理资本,配售价格为17港币。配售完成后,GIC将持有BC科技集团7.62%的股份,成为BC科技集团持股最多的机构投资者。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是新加坡国际主权基金,成立于1981年,负责管理新加坡的外汇储备。目前,GIC投资范围遍布40多个国家,投资标的包括股票、固定收益、外汇兑换、商品、货币市场、另类投资、房地产与私募股权。 新加坡国际主权基金为何投资一家加密资产企业?这与新加坡对加密资产的监管态度和加密企业自身合规程度有深刻关联。 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新加坡和香港陆续推出加密资产监管框架,都有意成为亚太地区加密资产行业中心。此前香港已提议立法强制监管涉及数字资产业务的公司和平台,新加坡也早早开始布局。 2019年8月29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宣布,将开始接受新的数字银行牌照申请。新加坡将发行多达五个新的数字银行牌照,这五个数字银行牌照具体包括最多两个数字全银行执照(digital full bank licences)和三个数字批发银行执照( digital wholesale bank licences)。 新的数字银行牌照还将扩展到非银行参与者,这给了亚太地区加密货币企业增强合规性的机会。 2020年12月,新加坡最大的商业银行星展银行((DBS))宣布将建立加密资产交易所,使机构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能够利用一个完全集成的加密资产生态系统(涵盖BTC等加密货币交易、STO及托管服务),而新加坡交易所(SGX)将持有星展数字交易所10%的股份。 作为国际知名银行,星展银行成立于1968年,原为新加坡政府成立的一家发展融资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为星展银行加密资产交易所提供技术支持的正是BC科技。 2020年12月11日,BC科技集团(00863,HK)董事会宣布,公司全资附属公司BC Market Place (HK) Limited(BC Market Place)与DBS Bank Ltd(星展银行)订立服务协议。根据服务协议,BC Market Place将为星展银行提供若干技术服务。 而BC科技集团作为港股上市公司,旗下的OSL加密资产平台是目前唯一获得香港证监会颁发的虚拟资产1号牌(证券交易)和7号牌(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的加密资产交易所。 BC科技也向界面新闻确认,正在申请新加坡加密资产交易的相关牌照PSA。 BC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Hugh Madden表示:“此次投资对我们的业务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再次向市场证明了我们的战略。这对亚太地区的区块链和数字资产产业而言,亦是重大成就,香港和新加坡作为发展中的数字资产中心更是获益良多。BC科技集团及其旗下OSL平台已经准备好继续推动金融服务行业接纳数字资产。”

2021-06-12 122

永璞咖啡完成超5000万元A+轮融资,今年将落地首家线下体验店

文 | 36氪 杨亚飞 36氪获悉,精品咖啡品牌永璞咖啡已完成超过5000万元的A+轮融资,本轮投资方为众源资本和麦星资本。至此,永璞咖啡整个A系列融资金额已超过亿元。永璞咖啡创始人铁皮告诉36氪,本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市场推广、品牌升级及供应链能力提升。 咖啡创业市场一向热闹,作为近些年新崛起的精品咖啡品牌,36氪对永璞咖啡有过长期跟踪报道。其落脚点是近来资本活跃的精品即溶咖啡赛道,并相继推出原创冷萃冰滴咖啡液、闪萃浓缩咖啡液、冻干咖啡、茶咖等系列精品咖啡产品,以及推出品牌IP“石端正”。 营收方面,此前36氪曾报道,2020年双十一期间,永璞实现销售额2000多万,居于天猫咖啡液类目第一名。铁皮向36氪透露,在今年618开始阶段,永璞销售额同比去年同期实现5倍增长,并再次登顶天猫咖啡液类目榜首。 永璞所在的即饮咖啡,是中国咖啡消费主要产品形态,过去代表为雀巢、麦斯威尔等海外品牌。消费升级浪潮的长期推动,以及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推动传统即饮咖啡市场近些年出现不同方向的分化,新品牌、新产品在不断崛起,并呈现为以下三类趋势: 一是现磨咖啡的替代崛起,消费场景向线下连锁店、便利店等多渠道转移,诞生了如瑞幸、Manner等新兴咖啡连锁品牌;一是精品咖啡化,相对于商业咖啡豆,提供代表更高品质的咖啡产品,以及更多样的咖啡风味;一是咖啡健康化消费理念的普及,取代传统的“三合一”速溶咖啡,无添加、健康化的冻干咖啡粉、浓缩咖啡液等逐渐走俏。 永璞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最早从便携冷萃咖啡液切入精品浓缩液市场。在先前接受36氪采访时,创始人铁皮曾提到,精品便携咖啡的终极形态是浓缩液,永璞产品的设计初衷就是在满足便捷性需求的同时,让消费者享受到真正无损风味的咖啡饮品。 永璞咖啡闪萃产品图 图片来源:永璞咖啡不过,永璞的代表浓缩液产品经历了“冷萃→闪萃”的产品迭代。据悉,早期的冷萃咖啡液,受限于产品形态冷藏保存需要,消费场景存在一定局限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永璞独家合作日本闪萃锁鲜灌装技术,通过瞬时冷却技术实现了咖啡液“常温化”。在充入氮气及无菌灌装后,产品在无添加剂的前提下可以做到365天常温保存。 基于闪萃技术锁鲜,永璞还尝试做了风味即溶咖啡及饮品方向的多种探索,在黑咖啡之外,推出了榛果咖啡、红茶、宇治抹茶、白桃乌龙等风味产品。据铁皮介绍,今年618期间,永璞新上线的柚子风味咖啡推出首日卖出约10万颗,未来会继续推出更多风味浓缩液产品。 冷萃咖啡产品线方面,永璞今年计划跟包括西双版纳、普洱市等地在内的云南地方咖啡庄园进行合作尝试,并已推出基于日晒处理、厌氧处理等处理方式的云南系列冷萃咖啡。 据铁皮介绍,永璞近期也对冻干粉产品进行了小幅迭代,推出轻享装系列,单颗咖啡冻干粉克重从2.8g降低至2g,定位于入门级单品。不过,包括冷萃、闪萃产品在内的浓缩咖啡液仍是永璞主力产品,合计约占到营收的八成,此前2020年底这一数字约为六成。 铁皮向36氪表示,永璞从2017年以来一直保持国内咖啡液类目第一的地位,用户心智逐渐形成,并因此建立了咖啡产业链资源优势,未来也将会继续巩固这一优势。据铁皮透露,永璞用户季度复购率已从去年底的28%提升至35%,老用户客单价达到超过200元。今年全年销售额目标同比去年实现三倍增长。 据悉,此前在上游供应链方面,永璞以入股的方式深度绑定了咖啡豆烘焙工厂、冷萃液生产工厂以及分装工厂,同时在海外与精品咖啡种植园达成战略合作。铁皮告诉36氪,作为产能的补充,此次融资的部分资金也将会用于国内合作工厂产线的共建。 投资逻辑 目前天猫仍是永璞的主要渠道,不过永璞近期还着力进行私域打造,并于六月初上线会员社区“永璞小岛”微信小程序。此外,永璞还进入盒马鲜生等线下精品超市渠道,便利店渠道也在同步开拓中。铁皮向36氪透露,今年永璞首家线下门店也将正式落地,定位于咖啡文化相关的生活方式集合店体验业态。 来源:36氪出海 原标题:永璞咖啡完成超5000万元A+轮融资,今年将落地首家线下体验店

2021-06-12 106

小米OPPO快充设备背后的这家公司,想用氮化镓芯片变革半导体行业

记者 | 于浩 从小米推出的65W充电器到OPPO的“饼干”充电器,手机厂商们都力求在充电设备上实现品牌的差异化定位。充电器的充电效率、体积都成为对比过程中的重要参数。 而进一步考察上述两款充电器,就会发现其背后都有一家名为纳微半导体Navitas(以下简称纳微)的公司。 这是一家成立于2014年,总部设在爱尔兰,在中国深圳、杭州和上海都拥有研发中心的芯片公司。与其他以硅为原料设计的芯片公司不同,纳微半导体所关注的领域为氮化镓作原料的第三代半导体。氮化镓芯片的技术特性使其可在体积与重量减半的情况下,实现3倍于旧式硅芯片的充电功率。 手机充电器仅为氮化镓芯片的应用场景之一。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纳微半导体的产品在个人电脑、数据中心等领域均有商业应用,并正在向太阳能、电动汽车等领域拓展。 5月中旬,纳微曾宣布将与Live Oak Acquisition Corp. II合并,预计2021年第三季度末完成交割,届时纳微将通过SPAC方式在美国的全国性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信息显示,合并后的实体预估值为14亿美元。 公告中,纳微表示此次上市预计将筹集约4亿美元的资金,主要用于加速产品开发以及在功率半导体领域内进行市场扩张,包括移动、消费、企业、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电动交通等领域。 氮化镓芯片或将变革行业 回顾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历史,新技术与新应用场景的变革总是会深刻影响着行业格局。 硅由双极型转变为MOSFET时(bipolar to MOSFET),催生出了很多新的电源设计公司,PC小型机与移动设备等新应用场景也促使英特尔、高通、英伟达等芯片公司得以飞速发展。 2017年,当时仍就职于安森美半导体的查莹杰接触到了纳微半导体的初创团队。在长达六个月的接触之后,查莹杰意识到氮化镓技术具备着为电力电子行业带来变革的可能性。当年12月,他选择离开就职12年之久的老东家加入纳微,负责其中国区业务。 要推动新技术由概念转变为生意并非易事。2014年,纳微半导体就曾推出世界首款氮化镓功率IC的原型demo,而实际上及至2018年,相关产品才实现了量产化。 谈及氮化镓芯片的发展历程,纳微半导体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查莹杰告诉界面新闻,2017年之前氮化镓芯片的应用场景集中在汽车、服务器电源等大功率场景。由于高可靠性的要求,这些场景中的新产品往往需要很长的开发和验证周期,因此氮化镓并未得到大批量的应用。 “纳微2018年锁定了以消费市场为突破口的市场战略。”据查莹杰透露,Anker、Aukey、倍思、泽宝等亚马逊电商,以及小米、OPPO、联想、LG、戴尔等手机电脑厂商都相继与纳微达成合作,并发布了多款基于纳微GaNFast IC的小型化充电器。 纳微与OPPO联合推出50W饼干氮化镓快充充电器除应用场景之外,与硅器件相比,氮化镓器件的高成本同样是亟待解决的问题。界面新闻了解到,氮化镓器件的成本主要来自芯片外延的开发与生产、代工(fab process)以及封装三个环节。 为解决这一问题,纳微选择从封装与代工环节入手。目前,为了进一步实现氮化镓的高频特性,纳微使用了专有开发的PDK套件高频封装。在代工方面,由于采用fabless模式,纳微已与台积电等代工厂合作进行晶圆代工。查莹杰表示,未来将与合作伙伴一起进一步提升工艺良率、减小die(裸晶或裸片,是芯片的组成部分。由晶圆切割得来,封装后成为芯片)的面积,降低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纳微产品所使用的代工工艺为6寸工艺,因此受此次缺芯危机的影响较小。据了解,纳微的交货时间可维持在12周左右。 未来将探索高能耗领域 由于中国市场对于消费电子类产品需求旺盛,自2017年6月起,纳微便开始布局中国市场。目前纳微中国的研发人员数量已与海外团队持平,市场支持人员甚至已超过海外团队。 这被查莹杰视作纳微中国充分本土化的证明。与外商相比,本土团队往往被认为在客户服务方面有一定优势。而在查莹杰看来,选择赴美上市的纳微半导体并不存在这一问题。 “纳微中国的技术团队规模已接近并很快超过海外团队”,他强调,“在具备技术背景的同时,我们也具备本土化的野心与作战能力。”据他透露,目前,大中华区市场占到纳微总营收的近90%。未来随着对国际市场的拓展,这一比例可能会降至六至七成。 除消费电子之外,纳微也在针对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5G基站建设、太阳能逆变等高能耗领域进行拓展。在查莹杰提供的计划时间表中,至2022年,纳微产品将会进入数据中心与服务器领域;2023年将进入太阳能逆变领域;2024年将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并开始量产。 由于氮化镓应用生态仍处发展阶段,客户使用氮化镓器件进行产品设计的难度也相对较高,为解决这一问题,纳微在提供器件之余,也会有团队负责跟进客户后续的产品规格定制、设计、量产等环节,以确保客户使用体验。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氮化镓相关的行业生态尚未完善。查莹杰告诉界面新闻,与氮化镓配套的高频控制器、高频磁芯等设备仍存在缺位的情况。以磁器件为例,目前纳微的氮化镓器件已经能够达到10M以上的开关频率,但目前与之配套的磁器件频率最高值仅为400k至500k。 但另一方面,碳中和话题在国际社会上的不断升温对于纳微而言或许会是政策上的利好。与硅芯片相比,氮化镓芯片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对较少。据纳微统计,到2050年,如果50%以上的硅器件能够转成氮化镓器件,那么整个全球碳排放量可减少10%。 上市之后,产品开发与应用市场拓展会成为纳微的重点方向。而要搭上技术变革的时代浪潮成为新的明星半导体公司,降低氮化镓器件的成本、完善氮化镓的行业生态、拓展新的应用场景都会是纳微所必须要解决的难题。但这些绝非一蹴而就的事,氮化镓芯片的普及,或者说纳微的成长还需要时间。

盛宇投资彭晓波谈芯片设计投资:进口替代与新技术新应用场景值得关注 | 半导体投资论

记者 | 于浩 虽然高制程芯片代工环节产能不足的情况仍然存在,但这并未限制半导体领域的发展。 在需求侧的强力推动下,大量资源涌入芯片半导体行业。从数据上看,全球半导体行业正在迎来新一轮发展期。 市场研究机构IDC于5月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半导体市场在2020年表现强劲。去年全年,全球半导体营收增长10.8%,达到4640亿美元。而在消费、计算、5G和汽车半导体需求强劲增长的推动下,2021年全球半导体营收预计将激增12.5%,达到5220亿美元。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内的半导体热也在持续。盛宇投资人工智能产业基金副总经理彭晓波在专访中透露,目前芯片设计领域内的成熟项目仍然存在机构争相投资的情况。 曾于摩托罗拉任工程项目经理、在ARM任战略联盟市场经理、ARM加速器安创空间副总裁的彭晓波可以称得上是资深产业人出身。在加入盛宇投资后,他曾主导或参与投资炬芯科技、南麟电子、诺领科技、灵动微电子、易冲半导体等优秀项目。 在他看来,目前国内芯片设计领域内,进口替代以及新技术新应用场景是两个值得关注的大方向。而进口替代又分为中低端的替代与高端替代,由于所处产业链地位及发展前景不同,两者呈现出不同的投资逻辑。 盛宇投资人工智能产业基金副总经理彭晓波以下为采访摘要: 界面新闻:近几年半导体领域的一级市场投资为什么会这么热? 彭晓波:我觉得有几个大的因素。 第一,从机构角度讲,投资必须要有退出的通道。科创板对于半导体这类科创属性的项目比较友好,项目上市的周期变短的同时,门槛也会稍微降低。 第二,企业本身的发展速度有了加速的可能。在国际局势发生变化之前,半导体产业链下游的客户,比如说手机厂商、汽车厂商,市场化的采购行为下必然是倾向于全球最高质量最成熟的产品,比如高通的CPU、TI的模拟芯片。但现在因为供应链受限带来的不确定性,给国内的芯片公司带来了成长的机会。 另外,政府背景的引导基金通常是私募机构的资金来源之一,而半导体又是国家支持的大方向,所以机构投资半导体企业也是政府引导基金乐于看到的。 界面新闻:半导体产业链内盛宇投资主要关注哪些环节? 彭晓波:盛宇在2006年投了华天科技,我们最早是通过封装进入半导体行业的,目前在设计、材料和设备这些领域都有布局。 芯片产业主要可分为芯片设计、晶圆代工、封装这三个方向,晶圆代工是典型的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行业,投入多为百亿美金规模,所以在国内主要靠国家意志推动;封装偏资金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行业,这也是为什么国内最早在封装领域先崛起,毕竟有劳动力成本的优势。早期我们有幸进入了封装行业的投资。 目前阶段,相对来说封装在一级市场的格局比较清楚,投资机会相对较少,我们的重心在芯片设计领域、半导体的材料、装备领域。设计领域模拟和数字芯片我们在同步进行。 界面新闻:你之前有提到,科创板目前是半导体领域投资的一个重要退出通道,但近期证监会对科创板上市公司科技属性做了严格规定。这是否会影响芯片领域项目的资本退出?作为长期关注半导体领域的机构,盛宇投资如何看待这一政策变化? 彭晓波:肯定会有影响,但是从自身感受以及与项目CEO们的沟通反馈来看,证监会对科创属性的趋严审核,总体对于半导体行业实际上更多的是一个利好。 这次4月份科创属性的新的指引中,在原有的研发投入、发明专利、营业收入成长性三条标准之上新增了研发人员超过10%的规定;同时,建立了可操作的负面清单。 可以看出,相关的规定主要是打击虚假科创,但半导体的属性决定了大部分公司都必须通过较高的研发投入来提升技术门槛,知识产权能力,纯高低附加值的制造比较难在市场上存活,所以总体我们认为半导体标的应该是非常符合新规导向的。 界面新闻:盛宇投资半导体领域内的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彭晓波:我们认为行业存在两个机会。第一类是进口替代的机会,第二类是新技术迭代、新应用场景更新带来的新投资机会。 第一类进口替代中又分两个维度,一个是中高端进口替代,另一个是中低端的进口替代。 界面新闻:新的应用场景是指? 彭晓波: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现在,半导体行业规模走出了一条逐渐上升的曲线,行业规模长期高速增长,目前行业规模约5000亿美金。从半导体技术和应用场景角度,每10年左右迭代一次。 半导体行业先后经历了个人计算机、网络设备、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四个阶段,目前正进入以5G、IoT物联网、智能汽车、AI人工智能为主导的第五个阶段。每次应用的迭代都将半导体市场推向了更大的规模,同时也诞生了新的半导体巨头,比如Intel之于PC, 高通之于移动设备。 而今天,5G、智能汽车、AIoT,这些新应用场景的崛起意味着更多的芯片需求,也意味着行业生态的迭代及更多半导体企业做大做强的机会。 界面新闻:在新技术与新应用场景方面,你会使用哪些关键指标去判断公司价值? 彭晓波:如果是新技术新应用场景方向,首先我们要判断这个新技术或新应用场景是不是大的方向;如果大方向我们是认可的,再来看这个应用场景里用什么技术路径是最有前景的;确定技术路径之后,我再来判断团队是否有相关专业技术背景、从业的年限和经验、整体互补性。 芯片设计公司的研发周期通常需要两年左右,所以实际上真正的商业化通常是三年以后的事,这就意味着作为创业团队,你要预估三年以后的市场需求。因此团队不仅有研发经验,对市场的深度理解、对行业前瞻性认识是决定半导体设计企业成败的核心要素。 界面新闻:汽车新四化的新应用场景下,你觉得有很哪些值得关注的芯片设计方向? 彭晓波:第一个是自动驾驶的芯片,这个方向技术门槛、资金门槛、人才门槛都非常高,这个细分赛道肯定是有机会的,但是跑出来的企业会比较少,应该不会超过3家。 第二个领域是车身附带的各种娱乐系统,就是智能化驱使下车身搭载娱乐系统就需要更多的芯片。 第三个就是MCU微控制器,过去一辆传统车大概只需要几十个MCU,但新能源车大概需要120-200个之间。 第四个就是各种传感器的芯片、模块,传感器是自动驾驶必不可少的要素,所以传感器的芯片肯定是有机会的。 界面新闻:进口替代的部分里高端与中低端的区别在哪里? 彭晓波:中低端替代的产品主要是针对低端消费电子场景中的芯片,比如耳机、MP3等。高端应用场景,包括航空航天、汽车、对可靠性要求特别高的工业场景里的芯片,基本上还是以欧美厂商为主。 中低端替代的领域目标市场非常明确,市场规模大,但是毛利较低。这一块我们在类似电源管理方向上有所投资。我们会定一些指标,比如说目前能否达到一定量级的营收规模。主要是验证公司的产品在市场端的认可度及团队的综合运营能力,是否有能力承接海外供应商退出之后的市场需求。 第二类情况下,也就是高端的进口替代,针对的是对质量、可靠性要求比较高的芯片。这类产品应用市场高端,技术门槛高、毛利高,但是单个细分领域市场规模并不大,和消费类不是一个量级。 界面新闻:这类中低端的芯片设计厂商,行业内毛利率平均水平是多少? 彭晓波:最早欧美供应商推出时毛利率在60%以上。台湾的供应商大概把毛利率做到40%-50%。目前国内的一些替代的产品基本毛利在30%-40%之间。 我们认为之前国内一些设计公司并不是没有能力做50%以上毛利率的场景,而是过去完全开放的全球市场格局下,下游客户从质量和供应的角度完全没有切换供应商的诉求。 现在供应安全带来的国产替代趋势下,这些芯片公司就可以慢慢成长,但前提是企业必须要先找到一个落脚点。所以在进口替代领域,我们比较喜欢标的是在一个细分领域有一定行业地位或基本盘,同时在一些新的技术或者高端替代场景有潜在能力和布局的企业。 界面新闻:目前盛宇投资的半导体标的大概集中在哪个区域? 彭晓波:目前来看半导体还是在长三角多一点。 从芯片设计赛道来说,长三角人才优势比较明显。因为过去长三角就是我们国内的通讯基地,最早的一批外企,特别是科技类的公司都是在上海,张江现在是半导体公司的一个聚集地。另外在长三角,比如无锡、苏州、南京一带本来就有一些传统基础在,所以人才比较集中。 界面新闻:现在投资机构在投资半导体项目的时候是否存在竞争? 彭晓波:有一些项目肯定是要抢的。早期项目还不太明显,越往中后期竞争越激烈,所以目前我们也在往早期走。现在半导体领域投融资有几个特点,融资规模大、融资频率高,另外就是机构要带着资源去投。盛宇的LP里会有封测产业链里的企业,以及医疗行业、电网行业的客户。 界面新闻:创业团队一般会看中哪些资源? 彭晓波:客户、供应链服务。因为最近几年产业投资已经成为半导体行业投融资的一个重要模式,很多产业资本开始参与投资。 界面新闻:未来,对芯片设计领域的投资金额和投资轮次的规划是怎样的? 彭晓波:新技术新应用场景方向,我们投资的阶段会早一点,可能在A轮之前。这类项目与进口替代的差别就在于新的技术和应用渗透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从基金的角度来看,早期项目估值低一点,安全性会更高一些。 进口替代的项目正好相反,市场是明确的,只要东西做出来,性价比高,PPA(power performance area,即功耗、性能、面积,是芯片最主要的三个评价指标)高,自然不愁销售,因此我们希望是产品能够得到市场一定认可的项目,A轮之后比较符合相关特点。 投资金额要case…

2021-06-10 160

排行榜

查看更多

请前往后台主题设置首页设置热门分类,设置该模块内容!

请前往后台主题设置首页设置专题频道,设置该模块内容!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帮助创业者成长